一九九一年职工集资住房意见
发布时间: 2016-01-11 点击量: 1990

我厂近几年连续建盖了不少职工住房,但仍然满足不了生产发展、职工增加的需要,特别是最近几年青年职工成婚要求住房的越来越多,给厂里增加了沉重的压力。除此之此,由于这几年我厂经济效益尚好,外界普遍认为斯诺克世界杯厂房子好要,许多单身职工都指望我厂给房;由于我厂系集体所有制企业,对农民合同工不予歧视,因此这些人家中有地皮、有房子也跟厂里要求住房;由于近几年厂里有些东山镇附近农民户口转为居民,小农场划进部分职工,这些人家中有地皮,有房子也跟厂里要房,还有部分老职工住了旧房想换新房,住了小房想换大房,住了差楼层想换好楼层,等等的困难、矛盾都集中到厂里,使厂部犯了难,不盖房子职工无法住,盖了房子也无法分。前几年我厂规模小,矛盾少,有些照顾办法行得通,现在规模大,矛盾大,老办法行不通。

    有矛盾总要想办法来解决。根据近几年住房制度改革经验的介绍,结合我厂实际情况,总厂认为:将职工住房向商品房过渡是住房改革的方向,提高集资标准和完善集资办法是解决住房矛盾的唯一途经。小青年一结婚就想享受,那就要多集资,多集资积蓄不够拿不出,拿不出就借债,然后苦出钱来还,老职工是先苦后享受,青年职工是先享受后苦,总归都要苦一阵,国外青年都信这个理。单身职工在厂里只有一人做贡献,住房应当由双方单位解决,对方要么解决住房,要么支持一点钱,不能将矛盾集中在我厂一方,如果单职工想住房,就要加倍集资;农民户口的职工,小里村和农场职工家中有房子有地皮,如果想住房,也要加倍集资;厂里盖房子要分期分批进行,一下子有几百人要住,怎么办?总得分工龄长短、进厂时间长短,结婚时间长短,如果工龄短,婚龄短的人想住,也要多集资;如果有部分人住老楼想调换新楼,可以和够条件但又拿不出钱的人进行商调,但住老楼按老办法集资,住新楼按新办法集资。在以上指导思想下,特制订一九九一年职工集资住房意见:

一、夫妻双职工,进厂满五年,结婚满三年,一次性集资5000元,可享受本次住楼房的资格,其中一个一项相差一年,一次性增加 1000元集资。以此类推,相差多少增加多少集资(相差年限采取四舍五入办法,以下同)。其中一人进厂超过五年,超过部分每超一年相应减200元;以此类推,直至减到5000元为止。

二、进厂满五年,结婚满三年的单身正式职工爱人在东山镇附近工作,也系正式职工,确实无住房者,一次性集资及10000元,可享受本次住房的资格。其中一项相差一年,一次性增加 1000元集资,以此类推,相差多少增加了多少集资。如果进厂超过五,超过部分,每超过一年相应减200元,以此类推,直至减到8000元为止。

三、夫妻一方系农民户口在册职工,一方系居民户口职工,进厂满五年,结婚满三年以上者,一次性集资10000元,可享受本次住楼房的资格。其中一人一项相差一年,一次性增加 1000元集资,以此类推,相差多少,增加多少集资。其中一人如果进厂超过五年,超过部分每超一年相减200元,以此类推,直至减到7500元为止。

四、东山镇附近几年生产队由农民转为居民的职工,小农场划归进厂的职工,夫妻一方达到三十五岁以上者一律不安排住房;三十五岁以下家中确实无房者,进厂时间满五年婚龄满三年以上的职工,夫妻双双都在本厂工作,一次性集资7500元,可享受本次住楼房资格。其中一项相差一年,一次性增加 1000元集资,以此类推,相差多少,增加多少集资。如果双方有一方系居民正式工,可以享受超过减200元的优惠,但最低不得少于7500元。

五、凡是住在老楼嫌不满意,愿意出钱调住新楼者,可以和够条件但又拿不出多钱的人进行商调,住老楼按老办法集资,住新楼按新办法集资,集资标准以被调的原来对象为准。

六、属于特殊情况而要求集资住房者,如军婚、半边人,多年以厂为家的东山镇以外的单身职工,以及其它料想不到的特殊问题,经总厂董事会讨论可以批准其集资,但集资额必须超过其它条文,具体金额可视情况人而定。

七、被本厂确认为有助理工程师职称的可以优惠20%;工程师职称可以优惠30%;分厂正副厂长以上干部可以优惠40%;两条都可享受优惠的集资者,只能享受其中的一条。第二幢家属楼被迫调下来的李昌山、张秋生两位,当时总厂干部会决定第三幢给予照顾,故本次集资给予优惠50%。

八、所有参加集资者必须与厂方签订集资住房合约书,所集款额在其居住期间,一律不再退还本人,只有本人属于正常原因搬离以后,原来所集资金额一次性退给集资者。凡是居住职工因吃里扒外,叛离本厂者,不仅强行限期搬出,而且所集资额不再退给本人。集资者在居住期间,房租费由集资额利息抵交,厂方不再付给集资者利息,也不收取房租。

九、本次集资建楼领导权和解释权全部归总厂董事会,包括特殊情况下的决定权。总厂董事会由总厂党、政、工、团、部室主任和各分厂厂长组成。

十、本《意见》今后可参照国家关于房改方案,并将其有机结合起来进行适当调整修改。

附:民主分房大伙笑

近日来,江宁县斯诺克世界杯总厂新落成的宿舍大楼前爆竹声声,笑语不断。职工们互贺乔迁之喜,称道厂里分房民主公正。

这幢楼是该厂建厂30年来的第一幢职工宿舍楼,由40名职工垫付建房资金而建成的。新年可以住新房,大家心里乐滋滋的,但有又不少顾虑:大家垫的钱差不多,而宿舍有35个小套、5个大套,谁能住上大套?有人私下议论:“那不是明摆着的吗?5个大套,有7名厂领导要,谁敢和他们争?”“哼,如果分得不公,我就到上面去告!”“这下可有‘戏’看了。”……

厂办公会上,厂长江宝全一语惊人:“有人说,没有三四个月,房子分木下去,我说只要4个小时就够了。”江厂长拿出了精心制订的分房方案:40户中凡申请要大套的,要向大家介绍自己对厂里的贡献、人口多少、工龄长短等,由群众投票,当场拍板决定。这些方案使有些人无路说情、无门送礼、无处吵闹。

星期天上午,40名有分房资格的职工和他们的家庭代表,来到厂召开分房会议。9点30分,由大家选举产生的会议执行主席宣布开会。申请大套住房的同志,相继登台作了不超过3分钟的发言。从普通工人到厂党总支书记,人人都接受台下群众的考评。台上一张嘴,,台下众人心。谁的贡献大,谁的困难多,大伙的心里早有谱。他们很快从11名竞争者中评定了5名最配住大套房的同志。会议只开了三个半小时。

散会时,江厂长高声说道:“谁对分房有意见,我在办公室‘恭候’。”整整一个下午,没有一个人登门。3天后,一位党员副厂长因没住上大套房感到委屈,向江宝全递上一份辞职书。江厂长和厂总支书记多次找他谈心,可他就是听不进,厂里最后同意他辞职。

日前,笔者去该厂采访了几位正忙着搬家的职工。住上大套房的厂劳动服务公司职工戴双顶夫妇笑着说:“大家看我家是三代同堂的五口之家,都投了我的票,还是民主评议好啊!”没有分到大套房的另一名副厂长坦然地说:“谁想住大房、好房,不看‘后门’看贡献,这利于调动全厂职工的积极性。”

(原载《南京日报》记者:王国通讯员:文非、清纯)